昌都地区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本站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:向租房套路说“不”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04月08日 14:13

租客网:向租房套路说“不”

你年轻有为、志存高远,远道而来,一贫如洗。每一位来深圳的青年人,理想中的生活里,有CBD六十平米的卧室,有景观阳台。他们不曾知道,做着这样的梦,就像在雪地里睡着一样危险。

二房东和黑中介藏在不远处邪魅狂狷地一笑,他们年复一年不辞劳苦,把深圳青年的天真耕耘成务实。

在深圳租房的小谢,最近遇到了大麻烦,他租房的中介公司跑路了,只剩下一具“空壳”。据小谢描述,自己于去年五月份在该中介公司租了一间房,房子是中介公司整租装潢再出租的“二房东”模式,因为房子位置靠近小谢上班的地方,就签了一年的合同,合同到今年五月份截止。

谈到交易方式,小谢表示当时的中介人员跟他说要在手机上下个软件,因为公司房子太多,用软件收租比较方便,涉世未深的小谢并没有怀疑,就按照中介的指示做了。

中间几个月小谢按时交纳房租,并为发生任何异常,可就在前几天,中介突然通知小谢搬走,可合同还没到期,小谢自然不愿搬走,但中介告诉他是因为政府查办隔断间,押金会在几天内退回到小谢的卡里,心软的小谢心想能拿回自己的押金就行,就没过问太多,便找了其他房子搬走了。

过了几天押金迟迟不退,小谢登陆软件查看,却发现自己被贷款了!而后小谢才明白自己是被分期贷款了,而中介公司资金链断裂,跑路了,但自己的分期费用还得继续还!手上金钱全部榨干,他们就在黑中介这里就毕业了!一批又一批的来深圳的青年接受了黑中介二房东的洗礼,但他们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代价是手中的押金、租金将折成各种不可知的费用、罚款……

恶性的竞争导致最终的受害者还是租客,租金的上涨增加了城市漂泊青年的压力,“黑中介”、“黑房东”仿佛成了每个青年进身都市的必经之路。难道“信任缺失”已成市场常态?还有谁来维护租客这个群体的利益?

在所有人都在谴责社会“黑暗”的时候,笔者了解到一直全心全意为租客服务的租客网,依旧不忘初心,维护租客的利益。面对市场乱象丛生,租客网依然稳中不乱,继续坚持自己的原则,以租客的利益为中心,并通过持续提升自身服务水平与能力,帮助租客得到更好更安全的租赁体验感!

租客网以“好生活,租着过”为目标,针对房屋租赁,租客网率先提出“租房免押金,不要中介费”,的模式,并采用了“信用体系认证”,保障了平台用户的素质问题。规避了“虚假宣传、虚假房源、不良中介、无房可租”等问题,告别找房烦恼,快速租房落脚。

选择租客网,拒绝一切套路行为,让租房更简单轻松,让住房更舒适安全!


关键字:

相关推荐

教育机构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,怎么办?

2020年真的很艰难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导致了各行各业纷纷歇业,就连曾经“永远的朝阳行业”也迫在眉睫,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。截至到4月,各行各业才逐步复工,整体看来貌似形势大好,然而对于教培行业而言,苦日子其实才刚开始。业界人士认为,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,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。目前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。此次疫情,可以说是对教培行业的洗牌,让教培行业乱象得到整顿。目前,线下教陪机构正在经历一场“倒闭潮”,很多教培机构抵不住这场残酷的经济浪潮,被迫选择关闭机构。那么,教育培训机构如何自救?一、师资是核心竞争力许多机构之所以可以生存下来,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其机构下的几位优秀的老师。师资队伍的建设是教育培训机构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,大部分情况下,与其说是学生选择机构,倒不如说是学生选择老师。我们都知道,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成本高昂,办一个线下教育培训班,不仅需要场地费、材料费、水电费,还需要高昂的人工成本,比如老师、助教等费用!对于越优秀的老师,只有靠高昂的薪资才能留住。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众多头部机构都对优秀教师虎视眈眈,小型教培机构千万不能通过削减教师的薪资来达到减少开支的目的。否则留不住老师,机构的名师少,招生效果只会更差。二、线上教育是未来随着全国1.8亿中小学生网上开课浪潮的掀起,线上教育模式成为了当下甚至未来的新型热门教育模式。为了争夺用户,各大机构纷纷转型“线上”,推出各自的免费课程计划。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规模庞大“免费学习”的中小学生,在不久的将来,将会是各个机构正常付费课程的“重点转化对象”。然而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而言,没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,转型这一步是又痛又难。部分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因课程属性无法实现线上化,或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,现金流枯竭恐引发一波闭店潮。在全国各大教培机构都开展线上免费教学的情况下,中小型教培机构的竞争力被进一步打压,师资弱势被明显放大,日子只会更加难过。三、守住资本是策略国家对教培行业的不断规范,以及生源的不断减少,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培训机构的成本。因此,在资本短期看不到该行业的利润,或赚钱效应不明显的基础上,守住现金才是最佳策略。纵观所有,当下,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、抱团取暖,才能寻求多方共赢,弥补停业损失恢复战力,从而自救。如果你的机构也正在经历“倒闭潮”,不妨加入考生网,解决招生难题,这里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,帮你转型线上,渡过难关。

2020年06月30日 14:12

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、抱团取暖,才能寻求多方共赢!

2020年真的很艰难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导致了各行各业纷纷歇业,就连曾经“永远的朝阳行业”也迫在眉睫,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。截至到4月,各行各业才逐步复工,整体看来貌似形势大好,然而对于教培行业而言,苦日子其实才刚开始。业界人士认为,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,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。目前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。此次疫情,可以说是对教培行业的洗牌,让教培行业乱象得到整顿。目前,线下教陪机构正在经历一场“倒闭潮”,很多教培机构抵不住这场残酷的经济浪潮,被迫选择关闭机构。那么,教育培训机构如何自救?一、师资是核心竞争力许多机构之所以可以生存下来,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其机构下的几位优秀的老师。师资队伍的建设是教育培训机构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,大部分情况下,与其说是学生选择机构,倒不如说是学生选择老师。我们都知道,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成本高昂,办一个线下教育培训班,不仅需要场地费、材料费、水电费,还需要高昂的人工成本,比如老师、助教等费用!对于越优秀的老师,只有靠高昂的薪资才能留住。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众多头部机构都对优秀教师虎视眈眈,小型教培机构千万不能通过削减教师的薪资来达到减少开支的目的。否则留不住老师,机构的名师少,招生效果只会更差。二、线上教育是未来随着全国1.8亿中小学生网上开课浪潮的掀起,线上教育模式成为了当下甚至未来的新型热门教育模式。为了争夺用户,各大机构纷纷转型“线上”,推出各自的免费课程计划。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规模庞大“免费学习”的中小学生,在不久的将来,将会是各个机构正常付费课程的“重点转化对象”。然而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而言,没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,转型这一步是又痛又难。部分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因课程属性无法实现线上化,或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,现金流枯竭恐引发一波闭店潮。在全国各大教培机构都开展线上免费教学的情况下,中小型教培机构的竞争力被进一步打压,师资弱势被明显放大,日子只会更加难过。三、守住资本是策略国家对教培行业的不断规范,以及生源的不断减少,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培训机构的成本。因此,在资本短期看不到该行业的利润,或赚钱效应不明显的基础上,守住现金才是最佳策略。纵观所有,当下,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、抱团取暖,才能寻求多方共赢,弥补停业损失恢复战力,从而自救。如果你的机构也正在经历“倒闭潮”,不妨加入考生网,解决招生难题,这里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,帮你转型线上,渡过难关。

2020年06月24日 11:08

广州出台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办法,你知道是什么吗?

租客网获悉,2020年3月24日,广州市住建局发布《广州市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奖补实施办法》文件,涉及集体、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等多项决定,讲加快促进广州市住房租赁市场发展,加快建设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。根据租客网从网上资料所知,关于奖补标准与对象,办法中提到,利用集体、国有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的,按建筑面积750元/平方米-8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。商业、办公、工业、酒店用房等非住宅,经批准改造为租赁住房的,改造为普通租赁住房的,按建筑面积5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,建设集体宿舍型租赁住房的,按建筑面积8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。城中村租赁住房品质化提升、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且相对集中的项目,按建筑面积3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。闲置住房经品质化提升作为租赁住房,且建筑面积合计不少于2000平方米的项目,按建筑面积35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。而为环卫工人、公交司机等城市重要公共服务群体提供租赁住房,且租金接受政府指导的,按以下标准给予补贴:新建租赁住房的,按建筑面积10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;改造租赁住房的,按建筑面积8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;实施品质化提升的租赁住房项目,按建筑面积600元/平方米给予补贴。此外,符合规定内的住房租赁企业将房源信息录入“阳光租房”平台,录入房源数量不少于300套(间)的,或建筑面积不少于10000平方米的,按150元/间给予奖励。住房租赁企业、中介机构于2019年1月1日后通过“阳光租房”平台办理住房租赁合同备案,租期在6个月(含)以上的,按150元/宗的标准给予奖励。如果使用社会住房信息平台与“阳光租房”平台互联并实现房源验真和网上合同登记备案功能的,按以下标准给予奖励:企业自有住房信息平台与“阳光租房”平台互联的,按10万元/个给予奖励;第三方商业运营平台与“阳光租房”平台互联的,按20万元/个给予奖励。据悉,本办法自印发之日起实施,有效期至2021年12月31日。

2020年03月28日 20:08